情感口述
+

口述实录:我的“鸡血配白醋处女”老婆为别的男人多次堕胎

作者:乐享网    来源:www.lexiangww.com    阅读:14050

口述实录:我的“鸡血配白醋处女”老婆为别的男人多次堕胎


倾诉人:明朗


  我从上海调到河南郑州当大区总经理,母亲在我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地说:“不论如何,过年回来的时候,一定要带个媳妇儿回来,你看小强家的孩子都会满地爬了。”“他和我一样吗?他高中毕业就下学了。”我在肚子里无声地抗议着。可是看着母亲被风吹起来的白发,我忍不住地点点头。就这样,我来郑州的任务除了工作以外,还要带个媳妇回家。刚开始来郑州因为人生地不熟,让我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子。

  等到我把一切工作都安排稳妥,发现我已经来郑州半年了,找媳妇的事儿却一点眉目也没有。我开始注意身边出现的女孩子,最后,我把目标锁定在小云身上。小云是公司楼下一家美发沙龙的老板,生得美艳动人,任是谁看上一眼,都会想入非非,我也不例外。那天,我先在花店里选了香水百合,用绿色的素纸包裹好,又把自己收拾了一番,来到小云的美发沙龙,打算对她表白。


口述实录:我的“鸡血配白醋处女”老婆为别的男人多次堕胎


  是上午10点,我推开店门,发现里面空荡荡的。很奇怪,于是大声地喊道:“有人吗?”没有人应答,等了两分钟,我看见小云从里间出来,头发零散、睡眼惺忪的样子。“有事吗?”她问我。我捧着花却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能把花往她怀里一推说:“这是给你的。”转身要往外走。”

  “哎……”小云拉住我,“你是什么意思呀?”我回过头,恰好看见里间里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,他扫了我一眼,没有吭声,又钻回里间去了。小云说:“我已经结婚了。”我心里好一阵子绝望,不过小云又接着说:“不过我可以介绍我妹妹小晴给你做朋友,她还没结婚,很漂亮。”

  听说小云要介绍她妹妹给我,我很快就和小云敲定了相亲的时间地点。见面那天,只一眼,我就被小晴迷住了,她长得比小云还要漂亮,最关键的是,小晴是在一家公司做文员,接触的环境要比小云简单得多。我想,我母亲更能够接受小晴这样的女孩子。

  我和小晴一见钟情。我向总公司请了假,以最快的速度去拜见了双方家长谈婚论嫁。

  那是我母亲第一次见到小晴,激动得拉住她的手一边摩挲一边说:“这大闺女看起来真齐整,一看就是个好姑娘。”

  我家里没有女孩,母亲说,娶回来的媳妇是要当闺女一样待的。看见父母对我选择的媳妇没有意见,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。

  认识了3个月,我们决定结婚,很快就在郑州摆了酒席。

结婚那天,我忽然发现岳父母和小云之间坐着的一个男人,黑黑胖胖的不怎么说话。直到敬酒的时候,介绍人告诉我说:“这是姐夫。”

  姐夫?我心生疑惑,那天在小云美发沙龙里见到的那个男人,不是小云的丈夫吗?不过我还是按部就班地给小云和姐夫敬酒,不经意瞥见了小云尴尬的笑。

  新婚第二天,我在床单上发现了一抹血迹。我觉得是男人都知道,那是处女才会留下的痕迹。

  我激动得抱住小晴:“老婆,实在是太感谢你了,你把你最美好的东西都留给了我。”

  小晴娇羞地回应我,轻轻地咬我的耳朵:“老公,如果我的美丽和勤劳你只能选择一个,你会选择什么?”

  我笑:“当然是美丽了。”

  的确,对于男人来说,能有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做妻子,多么辛苦都是值得的。结婚不久,我就让小晴辞了职,专心在家里做起全职太太。因为解决了婚姻大事,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工作当中。忙的时候,早晨8点上班,凌晨一两点钟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,累得连话都不想说。我希望回到家里很放松、很温馨,可是小晴根本无法适应我的生活节奏。

  小晴满腹怨言,只要我一回家,她就给我脸色看,还不停地问我,是不是已经不爱她了。开始的时候,我以为这是爱我的表现,时间长了,我就觉得很有压力,她把她的生活重心全部放在我的身上,让我不堪重负。

  有一次,我下班回家,她居然趴在我身上闻了好久,一定说我身上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,并以此为由与我大吵大闹。我绝望地闭上眼睛,不再争辩,任她吵闹下去,直到我忍无可忍,披上衣服走掉。

  小晴整整哭了一夜,第二天我实在放心不下回家看她的时候,她的两只眼睛肿成了核桃。

  她扑到我的怀里继续哭着说:“我以后再也不随便怀疑你了,你是我全部的依靠,一定不要抛下我。”

  听小晴这么说,我的心都要碎掉了,毕竟小晴把她的清白处女之身完整地给了我,我对她有责任,我必须好好待她。

  3.

  自从意识到我冷落了小晴,我尽量减少应酬,即使做不完也尽量带回家来做。总是这样,当窗外亮起万家灯火的时候,我在书房里处理文件,小晴在客厅里看电视或者在厨房里做饭。

  饭烧好了,两个人坐在饭厅里幸福地享受晚餐。如果我的工作要做得很晚,小晴就会抱着她的VCD蜷在我脚边的地毯上看碟子,偶尔给我倒一杯茶站在我身边看看……有着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意境。

  这样的时光持续了半年多,直到有一天小晴对我说:“你知道吗?我姐她闹离婚呢。”我说:“哦。”然后想起,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小云,没有听到过小云的消息了。

  她的美发沙龙在我结婚不久就转让了。我关于小云的消息,都是断断续续地从小晴那里得到的。

  小云的老公就是那个又黑又胖的男人,是个生意人。他一年有大半年是在外地,回来陪小云的时候并不多。

  因为怕小云一个人在家寂寞,就给她开了一家美发沙龙,不为赚钱,只为散心。“那段时间,我还经常住在姐姐那里呢。”小晴说。

  不久,我确切地知道了小云离婚的消息,是在她前夫那里知道的。说来也巧,我们公司恰好有一个项目需要寻求合作,招标的时候小云的前夫中标了。开始我并不知道是他,直到签合同那天,我发现跟我们合作的人居然是小云的前夫,我看他在合同书上龙飞凤舞地签上名字:朝晖。晚上,朝晖请我喝酒,我想了想应邀而去。

  • 相关文章
  • 热门文章
  • 相关评论

乐享网_一个专注于分享有用信息资源的网站!

  广告商务合作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(注明来意 否则勿扰) 企业邮箱:vip@lexiangww.com

Copyright 2010 - 2020 www.lexiangw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特别声明:本站大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并发布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。乐享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,并且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。

如有不慎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!

乐享网手机版  工信部备案/许可证号:鄂ICP备16009408号


【电脑版】  【回到顶部】